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金鳞岂是池中物10

金鳞岂是池中物10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十章 柳暗花明(中)
  和男人的斗嘴,分散了如云的注意力,早该到来的高潮迟迟未现。可月玲却是一直也没停过,"要……啊……要啊……涛……"听到美人的呼唤,侯龙涛赶忙又上了床,跪在月玲背后,拉开她的臀瓣。
  从月玲的屁股后面探出头来,"许总,等会儿再跟你聊天,我得先让我的好玲儿开开心。""嗯……下流……啊……呀……"由于男人的推动,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使得如云的快感也回来了。
  男人不理会她的话,弯腰吻在了月玲深红色的肛门上。"啊!"月玲大叫一声,臀部猛的向前一挺就不动了,臀肉一阵颤动,终于泄身了。假龟头顶进了如云的子宫颈口,也让她有很强的感觉,可却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真是急人。
  高潮过后的女人,软软的向后倒了下来,假阳具在如云的阴道中一挑,滑了出来,粘满了她的阴精和淫液。侯龙涛抱住月玲的身体,在她唇上一吻,"好玲儿,累坏了吧?""嗯……"女人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乖玲儿,辛苦你了,去客房里睡一觉吧。""不要嘛,你还没疼我呢?"月玲半闭着媚眼,不依的摇摇身子。"傻宝贝,还怕以后没机会吗?你去休息好了,明早我再好好的疼你,听话。"说着,两人就接起吻来。
  如云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情话,心中真是五味杂陈,想起了自己新婚之初,夫妻何等恩爱,一点不亚于面前的男女。伤疤被揭开了,心里一阵疼痛,双眸不禁模糊了起来,眼中的男人变成了前夫,而男人怀中的姑娘则变成了自己。
  月玲知道爱人要集中精力对付如云,这可是关系到未来幸福的大事,也就不再坚持。脱下了内裤,爬上来在如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云姐,龙涛他可好了,他真的不是坏人,你对我那么好,我决不会害你的。"如云从自己的幻觉中回到现实,"死丫头,你出卖我,别跟我说话。"歪过头不再看她。月玲下了床,拉着侯龙涛的手,"你答应过我不会弄伤云姐的,你说话一定要算数啊。"男人抚了抚她的长发,"骗你是小狗。"月玲冲他一皱鼻子,在出门的时候又回过头来,"云姐,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气我,可我希望明早咱们就能做回好姐妹。"侯龙涛跟过去,把门真正的锁了起来。
  如云把双腿幷的紧紧的,一是为了遮住自己的私处,二是为了挡住床单上一大片的湿痕。虽然没能达到高潮,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真正的危机还没到来呢。
  男人回到床前,拿起扔在上面的皮内裤,先在较小的那一端舔了一下,又在大的那端也舔了一下,然后一撇嘴,"许总体液的味道和别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同嘛,怎么会不喜欢男人呢?不知道咱俩亲热的时候,你会不会有快感呢?""无耻,亏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女人想尽量把话说的大义凛然,可屁股下面湿湿的,非常难受,没得到满足的阴道又痒的要命,双腿不自禁的磨擦起来。
  "受没受过高等教育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倒是许总,也不想想你自己现在的样子,还来教导我什么叫无耻,不觉的可笑吗?"侯龙涛坐在女人脚边,一脸不屑的说。
  "我和我的爱人在卧室里做什么都不能叫无耻。""对对,可你的爱人也是个女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是个男人,我就无话可说了,对吗?"说着,一只手就放在了女人的小腿上。
  如云的手被铐住了,脚还能动,"别碰我。"她大叫一声,抬腿就踢。可一下就被侯龙涛握住了高跟鞋的脚心处,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另一条腿,还低头在露在鞋外的脚面上吻了一下。
  "许总好会调情啊,用这种方法让我看到可爱的小穴,真是独出心裁。"男人紧盯着因一腿抬起,而形状扭曲的艳红阴唇。"啊!你……"自己的反抗却被说成是挑逗,如云又羞又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猛的一撤被握住的脚,脱出了高跟鞋,又朝男人踹去,结果还是被抓住了。"许总的小脚丫真美啊,裹在丝袜里更是柔滑。"在脚趾上轻捏了几下,又把高跟鞋给她套上,"还是穿着更性感,是不是很想和我性交呢,要不然怎么连鞋都不想穿,要全裸相见吗?""胡说,你……你……你放屁!"如云真是快气晕过去了。"呀呀呀,许总怎么说出这么难听的字眼呢?真的这么急吗?好吧,这就来让你爽。"侯龙涛说着就做出要脱裤子的样子。


  "不,不,我不要……"女人慌张的叫喊着。男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拿起一旁的皮内裤,"你不是想告诉我,你宁可要这个东西,也不要我吧?""是。"根本没想到这话一出口,等于要求男人用假阳具插她。
  "好,就随你心愿。"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较小的那根假鸡巴已插入了她还很湿润的阴道。"啊!快把它拿出来。""那你是要我了?""做梦!""那就插着吧。"侯龙涛说完就下了床,从包里掏出盒烟,点燃了一根,坐在一旁的小沙发里,静静的看着如云。
  刚刚被那根较大的阳具搞过,现在这根小号的根本没法满足她。纵使阴道内不受大脑控制的媚肉努力向内吸着它,还是没有那种充实感。这样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滋味,比彻底的空虚还要难受百倍。如云使劲的用屁股在床上蹭着,摇着,想把那东西甩出去,但紧窄的阴道却不买账,急的她出了一身大汗。
  一歪头,又看到侯龙涛正悠然自得的抽着烟,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窘态,心中的羞忿真是难以形容,"快把我放开,听见没有,我在跟你说话呢。"男人没有回答,"恶棍!流氓!无懒!混蛋……"把所有自己认为是最恶毒的词都用上了,可男人还是无动于衷。
  不一会儿,如云就骂累了,腰也酸了,被铐着的双手又不能活动,汗湿的束腰更是紧紧的裹在身上,真是要多着急就有多着急,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你,你到底要怎么样就痛快的说出来,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我……我……我求你了。"她再也忍不了了,辱骂不起作用,也只能开口相求了。
  "我只想求许总两件事,只要你答应了,我马上就离开。""你说。"看到男人终于说话了,也看出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侯龙涛接着就把和武大的事说了一遍,"我求许总你能高抬贵手,下个月查账的时候能放我一马,多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一分不少的把那五千万补上。""我答应你。""许总,我不侮辱你的智慧,请你也不要侮辱我的。你现在吃了我的心都有,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反悔呢?再说你还没听我的第二个条件呢。"男人站起来,慢慢踱着步。
  "是什么?""我要许总你做我的情人,我要你爱我,服从我。""痴心妄想!""你看你看,这样我怎么能放你呢?"男人走到窗前,将紧合的窗帘拉开一条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