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我与兼职熟女的故事

我与兼职熟女的故事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一菜一味,百菜百味。不同的女人,给人不同的感觉,特别是熟女,技巧十足,可以让我全身心的享受性的快感,所以我特别钟情于熟女。最近损友通过网络,钓到几个兼职的熟女,正好这几天心里很寂寞很空虚,真想找个熟女好好的发泄下。
  与损友联系,一起直奔熟女的公寓。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看上去很干净,也很整洁,客厅阳台上晒满了,女性的内衣和各种丝袜,这里一共有3个熟女,环肥燕瘦,各有不同,但岁月在她们身上留下成熟的韵味,和熟女特有的风情,再加上她们身上的丝袜,肉丝,灰丝,黑丝,(本人是个丝袜控,喜欢看女人穿丝袜的样子)使我的男性荷尔蒙一下冲满下体,肉棒一下就给熟女们敬礼起来。
  损友依次的和熟女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对我说:「这三个姐姐,不是熟人带来的,是不接待的,想和哪个姐姐练欢喜佛,就不要客气了……」我本人喜欢小丰满的熟女,于是我选了穿黑丝的肉感的姐姐,看上去38——40岁的样子,而朋友则选了灰丝的熟女,我们各自进了熟女的卧房。
  肉感姐姐的卧室很简单,一张大床和一些简单的家电,不过她这间房,多了间内卫,应该是主人房了,熟女姐姐对我说,她叫曾玲,我叫她玲姐就可以了,要我先到浴室冲一下,她随后就来,我脱光了,来到浴室打开的热水器,让热水冲洗着我的疲惫。
  不一会玲姐,脱光了走了进来,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将要和我共赴云雨的熟妇,一米六五的个了,肉感的身材,肥而不腻,两个大奶子,应该有36C,肥大但不坚挺,有些下垂,乳头有些黑,腰身有些赘肉,下面的三角区黑黑的,很是迷人。这个年龄的女人,不就是这个味道,咱喜欢熟女图的不就是这个味么!
  玲姐进来后,给自已全身擦上乳液,关上水,对我说:「来帅哥,让姐姐给你洗。」说着从后面抱着我,用她的肥乳在我的背部揉着,双手倒上乳液,一只手在我的胸前,画着圆圈,另一只手,握住怒涨的肉棒,给我撸着肉棒,这种感觉很受用。
  肉棒在玲姐的手上,不断的充血,粗壮再粗壮,很想马上插入小穴中,但我不想马上开功,如此有情趣的性事,是需要情调的,因为我的背部也感到,玲姐的乳头,也硬硬的了。
  我笑着说:「姐,也让我来给你洗洗,别让你累着了。」说着我转身抱住玲姐,双手一把抓住哪双肥乳,抓、揉、捏起来,双乳在我的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型状,肥肉也在我的指缝中挤出来,我的肉棒,就着乳液,很易的插进她的丰臀中,肉臀夹着肉棒感觉有种挤压感,很舒服,我的口则轻咬着她的耳垂,舌头舔着她的耳朵轮廓,轻轻的对着她的耳朵吹着气,调动她的情欲。
  玲姐在我的爱抚下,也娇喘连连,「嗯,嗯……啊……」玲姐一娇呼。因为我的一只手,经过她的肉感的小腹,来到她的黑森林中,在森林中,我找到了小穴洞口,在洞口轻挖着,刺激着她的阴蒂……玲姐,转过身来,对我说:「帅哥,你真会玩,我们,快点洗完,到床上好好玩。」说着打开了水,对着我,帮我冲洗,洗干净后,又柔情的给我擦干净,最后擦完肉棒,很温情的亲了一口龟头,说:「宝贝,乖,先到床上等我,姐姐待会让你爽。」神情很妩媚,很迷人,让我很受用。
  我躺到了床上,不一会儿玲姐出来了,问我想怎么玩,我说先来个足交吧,玲姐妩媚的看了我一眼,说你们男人就喜欢丝袜。我笑了笑,看着玲姐,玲姐从衣柜中拿出一双黑色的裤袜穿上,黑丝紧紧的包着丰腿,很是肉感。
  玲姐坐在我的双腿间,在我的肉棒上涂了点润滑液这后,用丝脚轻轻的来回在我的双腿间滑动,慢慢的的滑到我的睾丸上,我的肉棒上来,把肉棒夹在双脚间,不住的挤压摩擦,时而脚踩脚的压住龟头,时而用脚,揉搓阴茎或睾丸,再加上她时不时来点呻吟,让我欲火难耐,让人有种想射的冲动。
  我想征服这个熟女,所以我不能这么早出货。我强忍着的欲火,对玲姐说:「姐,我们休息一下,让我也来伺候你一下。」说着,我把这个熟女扑倒在床的另一头,压大她身上,一只手在她的肥乳上,揉搓着,捏着她的乳头,一只手放在她的头边上,不让她有躲的可能,对着她的双唇就是一顿湿吻。
  刚开如玲姐还有点躲闪,在我的强制下,慢慢的接受了,也开始回应我。互相吮吸舌头,互相刺激上颚,互相刺激牙龈,互相摩擦舌底,互相轻咬舌头,把舌头纠缠在一起,激起她女性的情欲。我的吻从她的唇移了下来,来到了肥乳上,我仔细观察着面前的这对尤物,就像两只快充爆了的气球,雪白的肌肤细嫩得隐约能看到青筋,黑红发亮的大乳晕微微隆起,两只硕大的乳头饱满诱人,乳头顶部各有一个凹陷的小窝,上面的皱纹清晰可见。我忍不住伸手抚摸起来,并不时的用手指在她的乳头上肆意的揉捏着。


  她红着脸,胸脯随着呼吸不断地上下起伏。我又舔,吮吸一阵她的乳房后,我又顺着她的小腹吻下来,小腹上有着一道疤,应该是生小孩留下的伤疤,我吻了一下伤疤,说你们女人真伟大,玲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我继续下移,我见在丝袜的阴道处,已被淫水打湿,阴唇弱隐弱现,很是诱人,同时淫水的气味,也让我痴迷。
  我知道,想要征服一个女人,就是让她高潮,不断的高潮,我温柔的脱去她的丝裤,见到她的阴毛黝黑浓密,从阴阜到屁眼布满整个下体,我拨开她那杂乱的阴毛,肥厚的肉缝中两片黝黑的阴唇包裹在一起成了个肉疙瘩。我轻轻把它们分开,一颗如拇指肚大小、粉红色的阴蒂探出头来,这令我愈加兴奋。我决定让,玲姐吹潮,(经过多年的AV教学,与生活实践,我学会怎样让女人吹潮的技术)我将食指和中指,慢慢的放进她的阴道中。
  这时玲姐坐起来用手抓住我的手,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我笑着说:「姐,放心,就是想让你快乐,不会痛的,要是痛我们就,不这样好吗?相信我!」玲姐看着我了5,6秒钟后,还是放开了手,躺了下来,我的手指进去,向上微弯,在阴道前壁靠阴道口二至三厘米处,开始轻轻的揉,搓,来回抽动,慢慢的由轻到重,由慢到快,玲姐的小穴,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小穴里的水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阴道内的声音也由原来的吱吱声,变成了水多的噗及噗及的声音,随着我动作的加快,玲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快,喊着:「别停!别停!」没过多久随着阴道内一股水流的涌出和玲姐类似哭泣的呻吟,玲姐达到了高潮。玲姐脸色潮红的看着我说,她来了。我见她爽完了,我躺在她旁边,指着发硬的肉棒说,姐给我吹一下,玲姐的口交的技巧已经相当熟练,先是把鸡巴舔了个遍,吞吞吐吐一上一下的,一会用舌尖舔我的龟头沟一会又用舌头舔着我的蛋蛋,十分的受用。
  「姐真爽啊,再给我来个毒龙吧!」我抬起腰,玲姐给我腰下面加了个枕头,慢慢的把我的屁眼扒开,玲姐的动作很柔很细,然后直接用舌头一丝一丝的开始毒龙,舔的屁眼开了,使劲把舌头往里扎,舌头还不住的刮着你直肠壁的尾端,她的舌头深入浅出,时而用力,时而轻舔,我当时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抽触了,实在是太过瘾。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玲姐拉了上来,把她压在身下,将两条丰满的大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我将那那暴怒已久的阴茎,对准蜜穴猛地插了进去,因为是兼职熟女我没有戴套,她顿时大声淫叫着挺起身,四肢紧紧地环绕住我的身体。伴随着我猛烈的抽插,她拼命扭动着自己的粗腰肥臀,阴道里爽滑柔软的阴肉紧紧包裹住我的肉棒,那感觉实在是舒服到了极点。
  只一会儿工夫,一股股热流不断冲击着我的龟头,并顺着我的阴茎流出体外,这更激起了我的兴致,我进一步加大了力度,更为猛烈的冲击着她的肉洞。为了不泄身,我也用了九浅一深的方式,每一次的深入用尽全力,插入她的子宫,每一次的深入,她丰腴的身子都会形成乳波肉浪,两只大奶晃动不休。
  玲姐快活得直颤抖,嘴里浪叫不绝,两手紧紧的扯住床单,「啊!干……干死我吧……我……你……帅哥……用力干……对……再深……再深……不……不行了……要飞……要死了……干得我美死了……帅哥……真会干……干的我的肉屄好美……ㄚ……要……出来了……用力……快……深……」我的小腹撞击着她肥大的阴蒂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她近乎歇斯底里地疯狂扭动身体,嚎叫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顷刻间,她的身体强烈地震颤起来,伴随着一声声嘶力竭的长嚎,她两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脖子、浑身僵挺着悬在半空,一股滚热的尿液喷射在我的小腹。
  我乘胜追击继续猛插几下,一阵过电般的快感过后,一股股灼热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宫。我把她的腿放了下来,趴在玲姐的身上,但没有抽出肉棒,我们两都喘着粗气,任由肉棒在她的阴道里,慢慢的缩小。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过气来,气喘吁吁地对我说:「真是太棒了……老弟……我……我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说:「只要姐开心就好,姐你也不错,我也很爽啊!」曾玲这时推开我,起身,侧身仔细的给我清理龟头,我见玲姐的两篇肥肥的阴唇向外张着,红红的阴肉,张着口子,小穴有点红肿,淫水和我的精子顺着大腿,流下来。让男人有种满足感,有成就感。


  我和玲姐,起身来到浴室沐浴。我们又腻在了一起,两个人让水冲洗着,玲姐的头发已经盘了起来,我在后边吸吻着玲姐雪白的后颈,在吸吻的同时还轻咬着,两只手握着玲姐的双乳。玲姐好像很舒服一样,两只手抚摸着我的双手,两条大腿相互摩擦着,因为摩擦双腿,玲姐的右脚还轻轻提起,只有大拇趾挨在地上。我的一双食指在玲姐的一双乳头上逗弄着,并轻咬着玲姐的耳垂。
  玲姐爽得鼻中哼出了快乐的春歌:「啊、嗯……嗯……」我还是左手握乳,右手则伸到下边,因为我身高臂长,我一伸手就摸到了曾玲的小穴处,曾玲本来并起来的双腿并得更紧了。我用右手的中指伸进了曾玲的小穴,往里面捅着,曾玲因为阴部被手指玩弄,下边又开始湿了,也许是痛,也许是快感,玲姐想忘情地叫出来时,我已经将嘴凑了上去,封住了曾玲的淫嘴。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总的来说,还是我吸舔着曾玲的舌头。曾玲这时已放开了双手,一只手反手勾住我的头,另一只手向后反抱着我的屁股。
  我的肉棒与曾玲的屁股不停地轻触着,这种感觉令两人都享受极了,这时整个浴室中充满着两人因吸吻而发出的淫荡的吸舔与曾玲的哼吟声。我又想做一次,但玲姐说,刚才太猛了,下面有点肿了,痛,给我乳交,帮我吹出来好了,于是她蹲了下了,将我的肉棒放在她的丰乳中,紧紧夹住,来回不住插动,时不时的用舌头舔一下,露出来的龟头,使我的欲火重新点燃,越来越难受,我将肉棒挺进玲姐的口中,她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着圈,舌尖在我的马眼上顶着,我则搂着她的脖子,开始喘着气。
  玲姐将我的龟头吸进口中,又轻轻吐出,但又不全部吐出,嘴唇还与马眼沾着,我爽得开始大声地喘着气。玲姐这时,舔弄我的睾丸,将睾丸吸进口中,左手则握着我的大肉棒套弄着。我的肉棒与双丸已全部沾满了玲姐的口水。因为自己最喜欢的还是口爆,所以还是让她接着弄肉棒。于是又一番深入操作,光滑、爽口、慰贴、此中滋味难以用语言形容。
  深喉的感觉甚是爽利,一下连一下,并不停歇,可见功力深厚,一般小女孩可能没有这样的功力。我也不想忍耐,于是加紧配合,鸡巴连连上挺,深喉次次到位,大概几十下后,紧紧摁住她的头,一泄如注。十几秒后,她抬起头来,张开嘴让我看,说全都咽下去了。爽!
  泄欲之后,一片空白,清洗了一下,穿好衣服,我们相拥了一会,玲姐,说她很喜欢和我做爱,我有空随时可以找她,并留了电话,和QQ号码给我。我付了400元给她,她说这次她收下,下次不收我的钱。我和玲姐相拥从卧室出来,损友取笑道,哥你真会做,都做了一个半小时,姐你也太会叫了,整个公寓都听见了。此话惹的众熟女娇笑。玲姐则道,帅哥,功夫好,姐我就是享受!帅哥,下次还来找姐……(这是初识玲姐的过程)第二章 再战熟女,开辟新熟女
  在家休息了几天,没有出去玩,上班时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不经意看见,联系人中曾玲的名字,让我又想起了,她丰腴的身体,肥厚的大奶子……这几天老婆正好出国考察了,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正好可以找曾玲她们玩玩,于是我拨通了曾玲的电话,曾玲接通电话后,用很爽朗的声音,调笑我道,我是不是想她了……我道是啊,不过快到中午了,我请她吃饭,曾玲说可以,但她要带她的两个姐妹室友一起来,好像有什么事要我帮忙。我应声,开车过去接她们。
  我来到她楼下,打电话告诉她,我到了就在楼下,是一台别克的汽车。五分钟后她们走到我的车前,让我眼前一亮,只见曾玲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齐B裙,丰挺的大奶子将胸前的衣服高高顶起一座山峰,两个大奶子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
  短裙下浑圆的大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美腿穿着黑灰色的超薄透明连裤丝袜,映衬着超薄透明丝袜裹着的大腿的白嫩与细腻。而和我损友有过亲密接触的灰丝熟女,今天有点愁容,穿着粉色的短裙,薄薄的衣服下,突显出乳罩的印子,显得乳房颤巍巍的。
  一双长腿还是穿着灰色的丝袜,另有一翻分味。而她的另一位室友一身黑色紧身吊带裙,白嫩的大腿穿着黑色的网袜,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淫脚趾,红色的圆头低跟凉鞋,肌肤雪白细嫩,双乳丰满,低胸的吊带衣露出深深的乳沟。


  三位熟女上了车后,问她们想在哪吃饭,她们都说随便,我就开向我的目的地,玉树林,因为这有包厢,能说事,价格也不贵。在玉树林的门口,我碰见了几个熟人,公局治安大队的队长,雨岳分局的局长……我们寒宣几句,就分开了,但灰丝熟女见我认识这些人,对我的眼神有了些变化了……吃饭时的闲聊,我知道了灰丝熟女叫张丽,黑色紧身吊带裙的叫桔子,她们是姑嫂,她们是常德人,但她们都是命不好的人,男人吸毒,不顾家,现在都被抓起来,强制戒毒,桔子则在超市当收银员,桔子结婚多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小陔,夫妻由吵架变成了打架,男人在外吸毒,玩小姐,身体早垮了,张丽在这开了个小的服装店,生意也不太好,有个十七岁的儿子,读书不进,在外面瞎混,前天在外,和人发生的冲突,把人打伤了,现在被关在据留所里。
  张丽很着急,在我损友的口中得知,我在这个城市朋友多,想找我帮忙,又怕我拒绝,正好我今天请她们吃饭,刚才又见我认识公安系统的人,所以开口请我帮忙。桔子也求我,想办法把她的侄子捞出来,到时她和嫂子好好的谢我,玲姐也在一边帮腔。
  我不是一个好人,但我知道我要是帮成了她们,她们的肉体我能随时享受,也能得到她们的心与更好的服务。于是我答应了,当着她们的面,我给公安系统的朋友打了电话,就说我一侄子,年轻气胜,在外打伤了人,想请他们帮我把人捞出来,朋友说这事不大,但也不小,毕竟有人受了伤晚一点给我答复,张丽听了之后,愁容才舒展了一些,这顿饭吃得,有得没得,但也平静,饭后,桔子下午还要上班,张丽就回服装店里看店,等我的消息。
  她们姑嫂二人走后,我在包厢门口挂上了请匆打扰的牌子,并在里面锁上了门。这时包厢只有我和曾玲两人了,我把玲姐抱起来放在桌上,我站着,一边和她亲嘴,一边摸她的奶子,她半推半就的依偎在我的怀里,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喘息着。肉大棒在她的呻吟,变长变硬起来。
  我把她抱在了沙发上,站直了,把肉棒从裤中掏出来,放在了她的嘴边,这时的肉棒足足有十七厘米长,又粗又大,玲姐,娇羞的看了我一眼,说就会做贱人。她把旁边桌上的冰水,喝了一口,然后张口,含下龟头旬,舔着马眼,冰水的刺激,让肉棒更回的粗壮,玲姐,这时又喝了一口热的咖啡,直接从龟头给我含下去,享用这顿「咖啡加冰肉棒」,这样来回了几次,冰与火的刺激,让我想插入她的小穴中,我抽出阳具,拉起她,让她背对我。
  我撩起她的裙子,我把她的裤袜扯到膝盖,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然后把她的花边内裤推到一边的大腿根,把骚穴露了出来,毕竟是在饭店里,我们都没脱衣服,然后把大鸡巴在她的两片阴唇上蹭了蹭,她已经流出了好多水,两片骚肉裹着我的鸡巴,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我说:「真够骚的,流了这么水了。」她笑而不答,我托起她的屁股,熟门熟路的插了进去!她娇哼了一声,趴在沙发上,她叫床的声音真的很媚,是从鼻腔里发出的那种颤音,很勾魂的。我就这样抱着她操了有二十来分钟,她一直低低闷哼着,生怕惊扰到外别的人,过了一会忽然颤抖起来。我知道她要泄了,狠狠地操了几下,果然一股暖流冲出来,包着龟头,玲姐泄了。
  老实说这种环境下操逼真的很刺激,何况还是个老逼!我格外兴奋,没有射的冲动,我看着鸡巴从后边插进她的骚穴里面,抽出来,带着她的淫水,和肥厚的阴肉,很有征服感。玩命的操起来,边操边把手伸到她的下面,摸她的大奶子。这个姿势是我操逼的时候最喜欢用的,一边操逼,一边可以摸女人的大奶子,还可以欣赏女人美妙的大屁股,有一种完全掌控女人的感觉。
  她似乎也很兴奋,叫声逐渐大了起来,屁股后直往后拱着,配合着我的大鸡巴进进出出。她的屁股又大又白,而且滚圆滚圆的,相当性感。那种兴奋难以用语言形容。有谁会想到光天化日下,这间饭店的大包厢里,有对男女正在进行如此淫荡的苟且之事呢?
  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担心控制不住局面,于是加快节奏,大腿和她的屁股频频碰撞着,发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响,由于她大腿上沾了很多骚水,股肉碰撞的声音在包厢里面显得格外刺耳,格外响亮。这时我感觉她的阴道开始一缩一缩的抽动起来,知道她又要高潮了,于是抱紧她的大屁股用力的操,终于同时到达了高潮,我在她的阴道里面狂射着,我有几天没碰女人了,这下子将多少天的存货全部倾泻了出来。


  她发出嘶哑的尖叫,我连忙捂住她的嘴,紧紧的抱住她颤抖的躯体,她一直在哆嗦着,当我松开手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让她转过身把她抱在怀里,狂吻着这个迟暮美人她的舌头都被我吸了出来,口水流了我一脖子。
  许久她才缓了过来,说:「你刚才都快把我憋死了!」我说:「你叫那么大声,不怕把警察招来呀?现在正扫黄呢!」「哼!警察来了,我就说你强干我!」我说:「我操!这还有天理吗?」我们整理了一下衣服。相拥的又聊了一下天,我了解,到玲姐,和张丽,桔子是老乡,玲姐是做梅琳凯销售的,和老公离了婚,有一个儿子在读大学,快40岁的女人是,性欲最强的时候,又是失婚的女人,所以为了生理需求,也为了多挣点钱,她和张丽,桔子做起了这个……因为下午还要上班,我从钱包里拿出400元钱给她,玲姐怎么也不肯收我的,我说这个是给姐买衣服,又不是别的钱,姐一定要收下。玲姐这才含笑收了下来。
  下午,在办公室没什么事,加上中午体力运动,有点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了,但到了四点多钟,公安局的朋友来电话,说要四万元,对方同意可以私了,但还要一万的活动费用,明天就可以放人出来,我听了说行,对朋友说哥,你费心了,晚上在华天大酒店我请吃饭。我随后打电话给了张丽,事办成了,但要五万。
  张丽听了,在电话另一头,当时就哭了,她身上没有这么多钱,只有三万五。我说,好人做到底,剩下的钱,我借给你,等一下我来接你。张丽告 我她店子的地址。挂了电话后我洗了把脸,又从保险柜中拿了三万元。便出门接张丽去了。接了张丽,来到酒店,我把一万五给了她,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要她包好,一会给我的朋友,朋友如期而到,在席间,我故意少喝酒,有意灌着张丽,张丽为了她儿子,几忽杯杯尽、盏盏干。
  酒足饭饱后,朋友拿了钱走了,我则抱着有点醉张丽,到大厅开了间房,要她陪我一下。进了房之后,我一把将张丽拉入怀中,嘴巴压在她涂着粉红色唇膏的双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起美女甘甜的津液。张丽的香舌在无意识中探入了我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般,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张丽两手搂住我的脖子,发出苦闷的鼻音。而我则用左手揽着美人的肩膀,右手已伸入了她的短裙中,抚摸着丰腴的大腿。她圆圆的屁股就直接落入了我的魔掌。两人亲吻了足足有三分钟,我才放过张丽的舌头。张丽闭着眼睛,张着小嘴,急急的喘着气,胸前的两团大奶子也跟着不停起伏。我搂着她软绵绵的身子,快步进入房中,放倒在床上。
  我用牙轻咬着她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左脚把张丽的双脚分开,左膝抬起,磨擦她嫩嫩的小浪屄。开始轻柔的揉捏那沉甸甸、弹性极佳的丰盈左奶。张丽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低下头,在张丽雪白的脖子上舔着,紧接着飞速的将她粉色齐B裙脱了下来,推开淡紫色的奶罩,轻轻用指甲刮她的奶头,直到它像一颗小樱桃一样站立起来。又移到她的肥乳上上亲吻,把奶头含入嘴里吸吮,用舌尖在黑色的奶晕上打转,直舔得张丽仰身挺腹,奇痒难忍。我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张丽的嘴里,搅拌着她的嫩舌。张丽的芳心不知不觉在我的挑逗下春潮起伏。
  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吸吮我的手指。我的肉棒这时已勃起来了,我马上脱光衣服,将她的丝脚放在我的裆部,轻轻的夹弄着我的鸡巴。我忍住快感说:「快点,给我打脚枪。」她的丝淫脚时快时慢的蹉弄我的鸡巴,更狠的是她用丝袜丝脚趾使劲蹭我的龟头。丝脚趾逗弄着我的龟头,那美丽的丝袜脚趾和我紫红色的龟头摩擦发出嘶嘶撕的淫糜的声音,顿时我就觉得浑身发软,有种想射的冲动。
  我分开张丽的丝脚,发现张丽的裤袜的裆部明显已经湿了,我于是我把她裤袜完全扒了下来了,忙乎了一身丝汗,最后把她湿透的内裤也扯了下来!当着她的面,我很绅士的把内裤放在鼻子底下嗅嗅,然后潇洒的把内裤向脑后抛去,那条白色的内裤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落到地板上。
  她看着我咯咯的笑着,一边用手揉搓我的肉棒。灯光下我仔细端详着她,脱光衣服的她明显显露出中年女人的体征,即使保养的再好,也抵挡不住岁月的无情。她的乳房明显的下垂了,但大小适中,腹部明显有赘肉,不过她的屁股保养得不错,浑圆丰满而坚实,两条大腿上的赘肉也不明显,显然是常去健身的结果。


  她的阴唇已经充血了,显得很肥大,荡啷在外面,阴唇的颜色有些深,她的阴毛不太多,颜色也不深,几根阴毛卷曲着,沾着淫水,灯光下闪闪发亮。操!都到这地步了,子弹都已经顶上膛了,怎么可能不发射呢,再说她的身上的那种成熟妩媚的韵味真的很吸引我,就连她上身上散发出的老女人特有的汗丝都令我痴迷,特别是此时她自己还用手拨弄着她自己的阴蒂,一边脉脉含情的看着我,当时情形真的是难以描述的淫荡啊……我把早已坚硬无比的鸡巴,在她阴唇上来回摩擦着,大量阴水流了出来,她喘息着,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阴蒂,一只手熟练地沾着浪水涂抹着我的鸡巴,她的动作异常娴熟,很快我的鸡巴上涂满了粘液,于是我托起她的屁股,她乖巧的握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然后缓缓的坐了下去,我的大鸡巴很顺畅的被她吞了进去,她开始熟练地上下颠簸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房间里响彻着肚皮撞击下体的淫荡声响,她以老女人特有的低沉的声音叫着床,我向上挺动着身体,操了好几百下,我感觉这样操她太累了,就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让她平躺着,然后两手托着她白生生的大腿,狠狠地操起来,足足操了有半个多小时,她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一抽一抽的蠕动着,然后一泄如注,一股热流从里面流淌出来,顺着我的鸡巴流出来,一直流到她身下的床单上。
  我知道她是泄身了,一股兴奋冲上大脑,我也射了出来,射在了她的阴道里面,操中年良家妇女就是有这点好处,不必担心怀孕,也不用带什么套套,可以尽情的狂射。我把自己的精液尽情播撒在她的阴道里,此时她发出尖声的怪叫,我吓坏了,担心走廊的服务员会听到,急忙就用嘴堵着她的嘴,她大口喘着热气,眼睛向上翻着,我几乎能看见她的眼白……我更加兴奋了,射完精的鸡巴反而变得更加硬了,我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就像火车加速一样。逐渐达到了极限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她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哈哈,看来她似乎从来没被人这么操过她,她阴道持续着剧烈的高潮,全身紧绷和皮肤发红发烫……她的声音开始嘶哑起来,拼命摇着头,舌头都被我吸出来了,乳头夸张的硬着,一边拼命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蒂,我持续高速的操着她,感觉腰都快要折了。
  我数不清她来了几次高潮,只感觉她一直在颤抖着,嘶吼着。汗水浸透了她的全身,她的头发全乱了,完全抛去了端庄的仪表,整个就像是个荡妇。就在她连续高潮缩阴的同时,我的鸡巴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狂射出来!我搂着她,玩着她的乳房。
  张丽媚眼如丝说:「X总,我借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的。」我说:「这个不急,你方便时再说,你真的很迷人,性感,和你做爱真爽。」张丽说:「真的吗?为什么你第一次,来家里,不要我,要曾玲。」我囧魄的说:「这个不是我朋友选了你吗……」我们就这样无关痛痒的聊着,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性欲特别强,不经意间,肉棒又开始勃起,张丽见了,对我说:「X总,我怕是大姨妈要来了,刚才和你激烈的做爱,我现在还没缓过来,肚子有点涨疼了,我不行了,要不我叫桔子来陪你吧!」我说:「能行吗?」张丽说:「行的,你等等。」说着,她拿了手机走到卫生间,打起了电话,十多分钟后,她出来对我做了个OK的手势说,桔子等会就过来,要不我先给你按下摩,你休息一下,待会和桔子好好玩玩。我点了点头,躺在了枕头上,张丽则很温柔的按着头部,不知不觉在这温柔乡里我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水吵醒,张丽说,桔子来了,在洗澡,让我休息一下。我说一声好,我也洗洗好了,我起身走进了卫生间,对桔子说,帮我也洗洗好吗?桔子没说话,点了点头,帮我淋湿了身体,然后温柔的给我搓洗着,我们没有调情,一是待会可以好好的玩,二是我真的累了,洗一下热水,人清爽了很多,冲洗完后,我们一起出来。
  我牵着桔子的手,来到时沙发边,我坐在了沙发上,分开双腿,说:「我要你用嘴把它含硬了,才能好好和你干一场,快点啊!」桔子然二话不说,跪在我面前,抓出大鸡巴,小口一张吞了我的龟头,狠狠舔舐着。张丽见我们在沙发玩起来了,起身去洗澡了。见着张丽的白嫰的娇躯消失在我的视线,腿间给我吹萧的桔子,能和这对姑嫂双飞,真的很刺激。我只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我看着露出一副迷醉表情的她,正不断翻滚着口中的香舌,卖力地舔着自己紫红的大龟头,一种征服的心理快感油然而生,这种快感要远远超过了生理上获得的快感。


  次日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多了,房间里迷漫淫乱的气息,有着精液和淫水的气味,姑嫂两的小穴都有点红肿,证明着昨晚的疯狂与快乐,起来后,我们一起洗了个澡,让我享受熟女的温情,我们没有做爱,因为还有她们事要办,她们要准备去守所接人,我还要回公司办室。
  在分离时,我给了她们2000现金,本来她们不肯收的,说还欠我的钱,不好意思再收了,我说我们是亲密的朋友,希望她们买点好吃的,补一下身子,昨晚太猛了,弄伤了她们不好意思,要她们一定收下。她们这才满脸潮红的收下,她们谢谢我的关心与帮忙,我以后想要人陪了,想放松一下,随时可以找她们。
  又多了一对姑嫂炮友,看来我要多锻炼身体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