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淫荡的四合院传出的淫声淫语

淫荡的四合院传出的淫声淫语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从一所四合院内西侧的一间房内传出了断续的娇吟荡语,严遮的窗帘下漏出些许微光来。咦!好像有什东西挡了一些能知道如此真实的经历呢?
  我家就在这间四合小院后面,我住的小平房后窗开朝这小院。我今年刚好十八岁,正是性欲旺盛的时期,对女人有说不出的渴望。而这小院子住了一对年轻夫妇,女的叫王艳,那时才二十三岁,长相属中等偏上的那一种,不过个子却有一米七,身材丰满而苗条,大腿修长笔直,特别是那一对丰满的肥乳。国人的乳房一般都娇小,而王艳的乳房却令许多女人羡慕不已,因此,王艳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我的第一个淫欲对像。
  王艳结婚那天,我是第一次见到她,那是五月的一天,她穿着婚纱,傥胸半露,令我垂涎欲滴。
  她结婚的第三天晚上,我便从我的后窗户翻出,扒在她的新房窗外偷窥。那晚,天很热,天上圆月朦胧,微星暗淡,只有新房透过窗帘射出的亮光能照亮我的房子和新房之间的狭窄空隙,这条窄空隙通向王艳的小院里。可能王艳想不到会有人在她家后窗外偷看,所以窗帘也未拉严实,使得我能窥视到王艳的娇股玉体。
  雪亮的日光灯下,粉红色的纱帐下,王艳已经脱下超短裙,白色的三角裤头紧紧地包裹着她那肥硕的丰臀,窄细的柳腰、平坦的小腹,隐约可以透过三角裤衩看见她微黑的阴,上身只穿一条丝质短汗衫。
  她走到靠在窗户的床边,抬起右脚,翘在床沿上,正好面对着我,弯腰卷脱肉色长筒丝袜。一席乌黑长发低垂,低开的胸襟大敞着,噢!mygod!王艳那丰满肥硕的玉乳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我这时还从未真正看过年轻女人的乳房,只是用眼角偷窥过喂奶的女人的乳房),那两粒乳头真想叫人扑上去含住不放。
  她脱下丝袜后,穿上红色塑料拖鞋走出去。
  我早已激动得只喘粗气了,裆部的灯笼裤早已支起了一个帐篷。
  我绕到她家小院卫生间后面,卫生间的通气窗大敞着。我伸头一望,噢!好家伙,王艳已经脱了丝质短汗衫,白嫩玉搓般的乳房鲜嫩诱人,暗红色的乳头已经勃起,真想叫人扑上去猛吮几口。
  这时,她伸手将灯关掉,隐约的微光下,我看见她脱下三角裤衩,只听"哗哗"的洗澡冲水响。
  突然,灯一下亮了,卫生间的门同时也打开了,王艳那娇美雪白的裸体呈现在我的眼前。鲜嫩的奶子、冰清的玉腿上水珠颤停,有如鲜藕出池、绿叶呈露,鲜甜可口,叫人馋涎欲滴。
  王艳似被惊吓,下意识地捂住傥胸玉乳。一见来人,她立马绣拳出击。
  "色鬼,吓我一跳。"王艳猛捶来人的胸膛︰"你来干吗?"原来是王艳的新婚丈夫。
  "干吗?你说还能干吗?还不是和你洗鸳鸯浴。"王艳丈夫一把撮住王艳的绣拳,猛亲她的小嘴,啧啧有声;同时,一手搂住她的柳腰,一手扶摸她的丰臀。好一会儿,两人才分开。
  "大色鬼,刚才是什硬梆梆的顶着我的肚子?"王艳媚目淫光涟涟。
  "你自己摸摸不就知道了?小淫妹。"
  王艳伸手往他裆里一捞。
  "哎呦!轻点,死荡妇,用那大劲干吗?捏坏了,我看你怎办!""嘻嘻!不就两个蛋吗?"王艳淫笑着,轻揉着他的两颗睾丸。
  王艳丈夫已经急不可待,三下两下脱下上衣,又弯下腰脱下大裤衩。顿时一根雄赳赳、气昂昂的大鸡巴露了出来,紫红色的龟头在灯光照射下发出淫荡的亮光。
  王艳一把捞住那两个毛茸茸的"鸡蛋",面带淫笑着说︰"小公鸡还又两个蛋!嘻嘻"王艳丈夫伸手将王艳两个肥嘟嘟的奶子抓住,鲜红的奶头凸立着,他搓揉了两下,然后一口含住左乳头啜吮着。
  "嘻嘻好痒痒"王艳荡笑着,一手抓住大鸡巴不住地上下耸动着。
  "呜噢啧啧"王艳丈夫爽得只哼哼。
  两人玩了一时摸奶掐蛋的淫戏,王艳丈夫先住手,色迷迷地对王艳说︰"大奶婆,我借了几盘四级片,快洗洗澡好去看。"王艳恋恋不舍地松开抓着大鸡巴的玉手,和丈夫两人匆忙洗浴。然后,王艳被她丈夫一把抱住,淫笑着走出卫生间。
  窗外的我,此时大鸡巴早已被我搓得通红,我的心跳估计有每分钟一百四十下。我眼见王艳两人进了房间,便窜到卫生间,见王艳脱下的浅蓝色半透明三角裤衩、紫色乳罩和肉色长筒丝袜胡乱地扔在洗衣机上,我上前一把抓住那几件小衣物,匆匆回到王艳卧室后窗下。


  伸头一窥,只见王艳夫妻俩已脱得精光地躺在床上,王艳被丈夫搂在怀里,肥硕的乳房似皮球一般被揉来揉去;同时,王艳的小手也未闲着,正牢牢地抓着丈夫的大鸡巴不住地玩弄着。前面的34寸彩电正放映着一男一女在做"活塞运动",哼哼唧唧声不断地从扬声器中传出,散发着诱人的春吟。
  我是第一次看见真人赤裸身体淫戏,年轻的心早已热血澎湃,真恨不得扑上去和王艳玩弄一回。我将王艳底裤贴阴部的部位放在口中咂吸着她毛分泌的液体,浓欲的女人体臭和微咸的淫水味道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用王艳的乳罩来回手淫着。
  这时,屏幕上出现了金发女郎在含吮男主角大鸡巴的镜头,金发女郎正翘着肥硕的玉臀朝着男主角的脸,低下头不住的玩弄着男主角的鸡巴;男主角也不闲着,伸出一只手在玩弄金发女郎的屁眼和小肉穴。镜头拉得很近,连金发女郎的淫水流出都看得一清二楚,淫荡异常。
  王艳丈夫淫笑着对王艳说︰"大奶婆,来,我们也来试试。"王艳媚眼如丝,口中嗯唧着,半推半就,也学金发女郎一样,将大屁股朝着她丈夫的脸翘着,低下头来含吮那坚挺的鸡巴。明亮的灯光下,王艳秀发披散、粉面晕红,红润的樱口将紫红的大龟头含住,不住的吮吸、吸咂,还不时用嫩舌尖舔弄龟头边缘及卵囊袋,一只玉手不住的抚摸她丈夫的会阴及屁眼,弄得她丈夫屁股乱颤,显然十分快活。
  王艳丈夫正在闭目享受时,忽然见王艳中断了口交,不由地睁开双眼,见王艳媚目直盯着自己,大屁股不住的晃动,他立即心领神会了,于是,伸手往王艳阴部一捞,王艳顿时浑身一颤,他又伸出手来,灯光下,他的手被湿漉漉的黏液沾满了。
  他将手伸到自己的鼻端闻了一下,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王艳不由地淫笑说︰"色鬼,好吃吗?嘻嘻"王艳丈夫色咪咪地将手上的淫水舔了个一干二净,然后说︰"小荡妇,来,转个身,让老公我仔细看看你的小穴。"王艳又半推半就地任由丈夫将自己转个身,这下,王艳翘着的大屁股朝着壁灯,也就朝着后窗口,我也就看见她那迷人的肉穴了。我的鸡巴更加坚挺了,我拼命的搓弄鸡巴,藉以缓解色感。
  王艳丈夫两手扶住她的玉臀,又叫王艳两腿张开跨在他身上,然后,掰开她的肥臀,又将湿淋淋的阴毛拨开,贴在屁股上,顿时,褐色的屁眼、暗红的阴唇暴露出来。
  王艳的屁眼不住的收缩着,淫穴也不住的分泌着透明的黏液,顺着雪白、丰满的大腿流下去,都流到腿弯处了。王艳丈夫一见,忙的低头,从腿弯处向上一直舔到大腿根,一丝淫液也没浪费。然后,嘴里发出"啧啧"声,似在品味。
  王艳大概被丈夫舔得淫性大发了,竟然一口咬住他的鸡巴,王艳丈夫不由地"哎哟"一声︰"骚婆娘,你干吗?""嘻嘻,我想吃大香肠了!"
  "啪!"王艳丈夫在王艳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那就快点吃吧!要是咬断了,我看你怎办?""咬断了,我再找一个,看不把你气死!"说完,王艳已经一口将大鸡巴又含进嘴里舔食起来。(谁知这句戏言,日后竟成真,叫我落得美女享受,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王艳丈夫这时也停嘴不说,仔细的去研究老婆的小穴起来。
  粉红的阴门已经打开,嫩肉泡在晶莹透明的淫水中,分外诱人。王艳丈夫用两手食指和中指拨开两片湿答答的小阴唇,右手中指沾了点淫液,涂抹在王艳的屁眼上;同时,他低下头,嘴凑上去,对准王艳的嫩穴猛吸一口,将那溢出的淫汁全吸肚里。然后,用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分开淫穴,右手食指缓缓地插入王艳小穴中,王艳不由地屁股抖了起来。
  王艳丈夫手指在她嫩穴中来回插抽几下,王艳便呻吟起来,淫水又开始往外冒了。
  王艳丈夫弄了一手的淫水,他不舍得浪费,一滴都不剩,全都吸干。他右手食指蘸了点淫水,在王艳的屁眼上来回磨蹭了几下,然后缓缓地擦入王艳的屁眼中,王艳猛地哼唧几声,肥臀剧烈的摇晃了几下,她丈夫的手指已全根没入。
  "噢老公,轻点嗯动动嗯"王艳快活的哼唧着。
  "小骚妇,看你浪的嘻嘻"王艳丈夫淫笑着,同时用左手大拇指轻揉王艳的阴蒂"舒服吗?""噢嗯大鸡巴啊痒嗯唔"王艳被丈夫玩得媚目如丝,看着眼前握在手中的坚硬如铁的鸡巴,忍不住一口含在口中吮吸起来。


  我看着这近在咫尺的活春宫,手飞快的来回耸动鸡巴,想像自己正在舔王艳的骚穴,同时,将王艳一只长筒丝袜袜头含在口中,吮吸她的脚汗水;一只长筒丝袜套在鸡巴上摩擦。
  屋内,王艳丈夫一边玩弄王艳的小穴、肛门,一边不住的舔食着她流出的淫液。而王艳也在玩弄丈夫的大鸡巴,如幼儿含唆冰棒一样,弄得大肉棒上尽是王艳的口水。
  我看着这一切,陡然觉得会阴处一麻,一种爽感顿时从龟头经会阴、肛门上达脑门,又瞬间传遍全身,大量的浓精顿时从龟头马眼中射出,被王艳的丝袜兜住,成了一团。我感到欲火略微发泄了一些,鸡巴也渐渐地萎缩下来。
  我又偷偷地将王艳的丝袜、内裤送回浴室,然后再回到王艳卧室后窗下。
  此时,王艳夫妻二人已经调换了姿势︰王艳仰面朝天躺在床上,两条粉嘟嘟的玉腿正被她丈夫两只手抬压分开贴在她的小腹上,黑漆漆的阴毛下隐约显露出粉红色的阴唇,阴毛上沾满了她的淫水,如同露珠一样诱人。一根坚挺的大肉棒正在这片黑森林中上下来回穿梭抽插着,发出"吱吱"的淫水声和"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王艳正半闭媚目、朱唇微启、粉面晕红,些许青丝半遮娇颜,晶莹如玉、粉嫩如雪地乳房正随着肉体的交合不住的乱颤,发出炫目的乳波。
  随着王艳丈夫的努力抽插,王艳渐渐发出了迷人的呻吟声,小腹不住的颤抖着,修长的玉腿在抽搐,粉嫩的脚趾头不住的乱动颤抖。
  "啊嗯啊啊鸡巴快点喔"王艳终于发出了淫叫。
  "骚婆娘我我叫你叫看我不戳死你"王艳丈夫喘着粗气,屁股飞快的耸动着,大鸡巴如同机器活塞一样来回插抽着。
  窗外的我此时眼睛早已痴獃了!直勾勾地盯着王艳那早已湿漉漉的毛,刚射完精后软了下来的鸡巴不由地再度硬挺起来,胀得我觉得阴囊有些痛,屁眼紧缩着,我不由地又掏出鸡巴手淫,幻想着鸡巴插在王艳的嫩穴里。
  "哦喔"忽然王艳丈夫在王艳的淫荡叫床声和狂插猛抽中发出闷吼声。紧接着见他身体猛抖几下,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停止耸动,整根鸡巴尽没王艳的骚穴中不再抽插了。大约过了十秒钟,他长舒一口气,倒在了王艳身侧。
  王艳的腿正撇开着,只见她的肉慢慢吐出了沾满骚水的软嗒嗒的肉棒,白色浊精从微开着的阴道口流出,沿着会阴、肛门滴到床上。
  "怎啦?这快就完了,哼真没用!"王艳睁开媚目,不高兴的说。
  "老婆,别急,我用手来帮你。"王艳丈夫忙媚笑说。
  "不行,你得用嘴!"王艳娇声道。
  "好,好,我用嘴。"王艳丈夫没办法,只好起身,将头埋入王艳胯下,开始舔弄王艳的骚。
  就在王艳丈夫埋头苦舔的一霎,王艳忽然张开秀目,朝我在的后窗微笑了一下,顿时,把我吓得龟头一麻,大量的精子又狂泻一墙。我顾不得收拾残余的精液,匆匆溜回自己的房间,关上窗户,心不住的狂跳。
  这一夜我都在提心吊胆,没睡好觉,快天亮时,迷糊了一会,结果作了一个恶梦,梦见王艳和她丈夫到我家,对我父母说昨晚我偷看她夫妻做爱,我都觉得没脸见人了就在这时,忽听有人喊我的名字,才知是一场梦而已,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然而却浑身被冷汗湿透了。